您的位置 首页 防辐射课堂

闲情偶记_闲情偶记人淡若菊多久没有真正的

闲情偶记人淡若菊多久没有真正的独处了?有时尽管是一个人呆着,心思却散乱得很,实在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独处。阁楼上的书房利用率低下,有时会更方便地随便蜷在家中的某个角落,比如客厅的沙发,房间的床上,或小房间里,总之怎么方便就怎么呆着了。而不会想要独自呆在阁楼上的书房里,那个真正安静的空间。或许是内心的不安宁,注定了外在环境再怎么安静,都无法怯除内心的喧嚣吧。于是,呆在哪里都是一样,于是书房便形同虚设。这个周末的早晨,其实也不早了,我送完梦梦上学,办完一点事,回到家,步上阁楼的时间在约十点。久违的阳光再次展露了笑脸,把人黑暗阴湿的心灵点亮,储存得太久的思想,也晾到太阳下来杀一下菌消一下毒。毕竟是冬了,阳光再明亮也是热力有限,仿佛是画在纸上的一般,给人带来的不过只是视觉上的。我在阁楼的藤椅上盘腿蜷着,凉气自四周侵来,竟是侵骨的透凉。今的鼻炎似乎没那么猖狂,又或许交替的季节还没有深入,又或许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瑜伽,多少给了我一点免疫力的提升,就不得而知了。我是去八间初次接触瑜伽的,瑜伽给人的身体感受是非常迷人的,我们从身体的伸展中感受到快乐和满足,也在平和优美的瑜伽音乐中一洗尘世的烦虑。渐渐地,瑜伽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虽非不可或缺,亦是可以为平淡生活多少增添得一两分亮色的。邮购的蕙兰瑜伽中级正在路上辗转吧,不知何时能到手中。昨劳顿一天,为梦梦去苏州看病。说起这病,外人看起来实在算不得病,一是她的近视眼,通过这几的戴镜矫正,如今已经算是脱掉了弱视的帽子,但近视和散光度数却增加得吓人。二是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。很多人认为对成长中的孩子来说是正常现象,长大一点就好了,又或许给这类孩子套上个智商低下人生笨的帽子,事实上注意力缺陷达到一定程度就是一种病。而世界上这么多注意力缺陷的孩子,在很久以前可能就是大人眼中孺子不可教的孩子。真的没想到9点钟出门,在医院一呆就是八九个小时,打道回府已近夜里9点。那只是去的苏州儿童医院,自己开车,算是很近很方便的了。但医院却一直人满为患,尤其是眼科和儿保科,随便哪个医院的眼科专家门诊,似乎都有看不完的病人,到哪里都得无穷无尽地排队等候就诊。我们近点才到医院挂的号,看上眼科的时候,已是傍晚5:,再散瞳、试镜,直到7:才离开医院踏上归途。我很同情这位眼科副主任专家,这个时间,诺大一个医院,大约已经没几个门诊医生还下不了班的了。他一个人又做医生又做验光师,奔进奔出,那工作强度是可想而知。当然这样的盛况估计也就是周末吧。这ZI看病下来,我们也坚定了在苏州儿童医院继续治疗眼睛的决心,医生很尽责,看得比较放心。三来,东奔西跑,家长孩子都累了,又缺乏很好的延续性,频繁换医生,对治疗是有害无益的。至于注意力缺陷问题,我早就想带女儿去权威医院看看的,一来是刘刘反对把女儿的问题当病治,二来是也没仔细去找这样的医院,说穿了还有我们怕麻烦的因素占了大半。这次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在儿童医院挂了儿保科。儿保科一样生意兴隆,我们一直排到了79号。眼科是46号。但比起眼科来,儿保科可是进展快得多,一点半钟就看到了医生。我将孩子各类症状告诉了医生,做了半小时的注意力测试,结果是智商中上,注意力缺陷度却程不容乐观。目前医生不主张用药,药物的确会有效,但一旦不用,症状还是照旧。她主张训练和鼓励教育为主,多发现孩子的闪光点。还说随着课程的深入,学习的加重,注意力缺陷的问题可能会加深。这样的话,就不得不用药了。医生要我们把她作为特殊孩子对待,不能要求她象正常孩子一样,注意力缺陷的孩子需要家长的陪伴督促,家长责无旁贷。人生就是这样,无情地抛给了我这样沉重的课题,需要我有更多的耐心、爱心和智慧,来进行解读和应对。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胜任,但我会尽一个母亲的最大努力,陪伴梦梦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。此刻,微弱的太阳又遭遇了云层的遮蔽,窗外秋寒萧瑟,飘黄的梧叶在秋风中瑟瑟发抖。但我坚信,不久阳光又会冲破云层,展露笑脸,明天一定会更好。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