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百科

【九歌丹青·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葡萄园

请点击上方“九歌丹青”关注我们
葡萄园文/国晓宁
1986年秋,兆禄二大爷拿着半张报纸来找我爷爷,指着报纸说这上面的广告里说葡萄是个好东西,咱们育点葡萄苗,绝对能卖个好价钱。我爷爷是当时大队的队长,随着喊了几个人来研究这个葡萄,他们研究完,当即决定要去买葡萄枝条。半张报纸引发了三十多年前葡萄苗的一次搬徙,从遥远的辽宁被我爷爷带回了家。从此,我家就开始了葡萄种植。
第二年春,马颊河河堤旁长满了一片片的葡萄苗,煞是喜人,就剩了往外销售了。结果,爷爷与他的几个合伙人并没有理想中卖的那么好,一开始买来葡萄枝条,只是为了育苗,卖葡萄苗赚钱。因为之前有过杨树苗种植并且销售情况很好的经验,所以认为葡萄苗也会如此的好卖。眼看着春天就要过去了,剩下的葡萄苗不知如何处理。
我爷爷说要不咱们就种到自己地里吧,就这一句话,致使葡萄在我家种了二十五年,种进了我们这一家人的心里、梦里、血液里。
种葡萄,我老爷爷开始是不同意的,因为当时谁也没有见过葡萄长什么样,再一个就是三亩半地全种上葡萄,怕种不成,会挨饿的。但是他拗不过我爷爷,还是种上了,第一年没有结果,每次我老爷爷见到我兆禄二大爷都会嘟囔他一番,说的最多的就是那可是三亩半地啊。这一年,我老爷爷一点葡萄园的活都没有帮着干,第二年,葡萄丰收,第二茬卖的钱比一年种粮食赚的钱都多,此后我老爷爷每天都去葡萄园忙活。
葡萄园里被我老爷爷收拾的一棵草都没有,葡萄便发芽、开花、结穗,肆意地在园子里生长着。等到葡萄成熟时,我老爷爷总是会去葡萄地里,徘徊在刚刚剪过葡萄果实的田垄里寻找着零落下来的葡萄粒,他会轻轻地蹲下,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粒粒红的发紫的葡萄,像对待珍珠一样在衣角擦拭干净,然后走到地头,放进已经装满葡萄的竹筐里。
我从记事到上小学,一直是在葡萄园里玩耍的,用河水灌溉葡萄树时,我就喜欢在垄沟里逮鱼,那条鱼,是一条胖头鱼,是我一辈子忘不了也再也逮不到的鱼,她借着垄沟里的水的力量奋力往前游,周围带着许多条小鱼,多的令我结舌,我追了很远,没有追上,真实的像一场梦一样,消迹在那片葡萄园里。
夏季的葡萄园,果香四溢,父亲把摘来的葡萄放在地头上,母亲便会用小剪子把坏的葡萄粒剪掉,放在清水里洗一遍,然后规整的放在竹筐里,这样才可以买个好价钱。常常也会招来黑压压一片的野鸟和野鸽子盘旋在果园的上空。只好拿着棍子敲打塑料桶驱赶它们,它们也越来越精明,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用粘网,粘住它们。有时也会用它们的肉做一顿丰盛的晚宴,来犒劳忙碌了的一天。
葡萄树下,是一丛丛草莓。葡萄成熟的时候,草莓也快要成熟了。看守葡萄时吃一颗葡萄,然后轻轻地拨开草莓的叶子,寻找那一颗最红的摘下,慢慢地放进嘴里,汁水顺着嘴角流到领子上,虽然弄脏了衣服,但是却觉得满心欢喜。一枚童心在香飘漫野的葡萄园里肆意着、灵动着。看守葡萄是个不轻不重的活,一般会让小孩子们去看,一是看的野鸟和野鸽子,二是看的来祸害葡萄的熊孩子。趴在带有很高架子的草窝棚里,观察着远方葡萄园里发生的一切,葡萄树在夏日的风中来回摇晃着,蝉声响彻云霄,即将成熟的麦田翻滚着麦浪,一股鲁西田园的浪漫气息迎面而来。
慢慢地村里的人都开始种起了葡萄,发展到了成百亩的规模,2004年,种葡萄的越来越多,价格下降,那一年雨水丰沛,葡萄出现了很多的病害,致使无法经营下去,在一阵阵拖拉机的轰鸣声中刨了,只留下了满目疮痍。
本以为以后再也不会与葡萄相遇,但是没有料到几年之后,又开始了长达多年的葡萄种植历程。
2010年,我父亲听说温室大棚里的葡萄每斤能卖到五元钱,于是又开始种起了葡萄,葡萄又重新站在了那片苘麻儿和刺挠狗疯长的田野里,这片园子记录了我和父亲辛勤劳作的点点滴滴。
最难忘记的就是那个暖意十足的下午,时光带着昏黄的阳光,我徜徉在深秋的葡萄园里,看着泛黄的叶子,透着深秋的味道。我与父亲修整这经历了夏雨烈日摧残的棚架,为了来年的收获,忙碌着,傍晚的夕阳是那么不加一点修饰的唯美。
穿行在葡萄架之间,暖暖的夕阳照在父亲的脸上,我多么希望定格这美丽的时光。我在葡萄架上发现一串紫黑紫黑的葡萄,那可能是没有留意到剩下的,也或许是第二茬。我摘下了它,爱不释手的把玩着,它在深秋的露水的洗礼之后,显得更加鲜艳娇丽。
我把玩了好长时间,馋的实在忍不了了,我薅下一颗最小的葡萄,慢慢地送进我的嘴里,然后闭上眼睛,咀嚼,感受它的香甜,葡萄汁顺着喉咙躺进饥渴的胃里。在这个夕阳西下的傍晚,一个贪吃的孩子在一片葡萄园里品尝着不可多得的美味,深秋的葡萄,经过了盛夏、初秋、中秋,沉淀了其他时节没有的韵味。
深秋的葡萄点缀着如油画般的葡萄园,数量虽然不多,但是它们一串串黑珍珠似得挂在葡萄架上,等着贪吃的孩子把它们掠夺,尽管汁水不多,但是也足以甜的嗓子疼。它们在落叶纷飞的时节里,成就了一段美味的畅享。
这片葡萄园,它支撑了我大学四年的梦,减轻了父亲和母亲的压力。现在工厂开到了村口,母亲去了厂里上班,没有足够时间去管理了,只能再次刨了,又一次让它湮灭在了历史的时光里。虽然葡萄树刨了,但是心中的那一株葡萄永远都在,在血液里,在对葡萄园的情愫里。
我站在葡萄园即将消失的土地上,感受每一株葡萄树的温度,它来自于大地的子宫,是太阳、月亮和星星的象征符号,更是一种多年积淀的厚重。
近期作品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盼望着(组诗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冬季恋歌(组诗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 异乡的“邻居”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大学时光,该怎样度过——写给2018级的弟弟妹妹的一封信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 烟台之旅(组诗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济南印象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墨韵生香(组诗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骑行记(4)·临清之行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夜游徒骇河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学院之夏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骑行记(3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美丽乡村之任堤口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骑行记(2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梨园行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骑行记(1)
【诗歌】国晓宁:田园
【散文】国晓宁:梦中的东昌湖
【随笔】国晓宁:学院之春
【辞赋】国晓宁:光岳楼记
【辞赋】国晓宁:马颊河赋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中秋,行走在玉米地里(外一首)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减肥小记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寻找记忆中的美食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行走在鲁西平原上(组诗)
【晓宁专栏·春节特刊】国晓宁:玩火的那个冬天
【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一个人的(组诗)
【九歌丹青·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萝卜灯
【九歌丹青·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寻觅春天(组诗)
【九歌丹青·晓宁专栏】国晓宁:温暖

【作者简介】国晓宁,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,现在就读于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影视传媒系,爱好文学,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。作品散见于《中华辞赋》《山石榴》《九歌丹青》《东昌学院院报》《东昌时讯》《东昌月刊》等多家文学微信平台和报刊,偶有作品获奖。
【九歌丹青·投稿必读】九歌丹青:敬请您投稿之前仔细阅读
九歌丹青欢迎您
艺术指导:姬广军
特邀主播:宋昌伟
特邀编辑:宋昌敬
责任编辑:静 思
【九歌丹青】微信公众平台
jiugedanqing
请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关注
九歌丹青微信公众平台:jiugedanqing
本公众号广告业务敬请垂询:13806351836
广 告
聊城市区内一级路段十字路口楼顶广告大牌出租
地址:聊城市柳园路与兴华路交界口西北角
联系电话?:13552674816 13806351836,非诚勿扰。
友情互动
敬请长按下面二维码
关注山石榴原创文学平台(SSL201601)
九歌丹青欢迎您!
本公众号广告业务敬请垂询:13806351836
你悄悄点好看的样子深深感动着我!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