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百科

张景┃累 了 的 时 候

累了吗?累了!
累了就找一个安静的去处,有个可以躺的地方就行——一张床,一块草地,或者就是一方树荫,睡一会,睡着或者睡不着没关系,只要让心沉静下来就行!把烦乱的心事一缕缕地从大脑里抽出来抛掉,心事没了,梦就来了……扑鼻的草味夹带着蜜蜂的体香渐渐浸染了睡意,翻开书页盖在脸上,任由阳光把周身抚摸遍,懒懒地不动,甚至连翻一个身都感觉是多余,盼望着做一个鸟语花香的春梦……树荫把阳光切割成碎片,任由风像水一样吹动着那些光影。没有燥热的温度,燥热的心情便会瞬息凉快下来,云朵从树影中缓缓而过,美丽的遐想也跟着去了远方……
累了就去河边走走——这是一条没有污水注入的河,河边是细腻的河泥,河底是平展展的青石板,岸边有一寸高的小草,小草丛里零星点缀着各色小野花,白色的、彩色的蝴蝶相互追逐嬉戏……可以就一直走着,傻傻的,痴痴的,只听那淙淙的流水声;也可以脱了鞋袜,走出水中,体会河水漫过脚面的温存;或者就找一方河泥,用手掌轻轻击打,看河泥渐渐变湿变软,然后冒出许多细小的泉眼来……
累了就去山里——最好是一个人去,去一个少有人来的地方。长有杂草或者落满叶子的山径,最有时光流逝的感觉,你能感受到时事的变迁和世道的沧桑。草越深,路便越窄,叶子越多,路便越苍老。每一根草都代表着一截挑战或者挫折,每一片叶子都意味着一次过往或者伤感。山上的树都是有灵性的,能呵护你,能倾听你,能让你的心志渐渐变得高大起来。每一次用手抚摸过那些皱巴巴的树干,心里都会滋生起天生的傲气——风雨何惧!皱巴巴有什么不好,只要枝繁叶茂就行!山里有鸟鸣,独唱或者和声,不需要伴奏。那歌声是长了翅膀的,可以从这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,可以从这个山头飞到另一个山头,就那么远远近近、高高低低、强强弱弱、断断续续地吸引着来人的耳朵……
如果哪儿都不想去,那就坐着喝茶——取出茶刀,撬一块茯苓茶下来,放进壶里细细地煮。眼瞅着壶底不断有气泡冒起来,就有如中药般的茶香从壶的气孔中悄悄出来,轻轻地刺激着你的鼻腔。渐渐地,壶里的茶水沸腾起来,屋子里到处都是茶香。摁下开关,倒出一杯,细细吸上舌苔,然后恋恋不舍咽下,入胃入心,美哉妙哉!或者捻几撮红茶放进杯里,洗过之后,慢慢注入开水。看细细的茶叶浮起来,再一叶叶沉下来,杯子成了红褐色,却无比透亮。这时候,心也便随着茶叶沉在杯底,心情渐渐变得透亮有光彩。拧开杯盖,扑鼻而来的茶香让人神清气爽,一遍,两遍,三遍……世间再无不平事,我心自在自太平!
可以去找人聊天——能聊的来,带给你快乐,不说工作与柴米油盐,海阔天空、没心没肺地挑喜欢的说。真有这样的一个人,那就是知己,他或者她最知道你需要什么!
或者就静静地读一会书——自己喜欢读的类型。不要去放歌,不要去聚会,更不要去放纵。这些举动看似洒脱,其实是逃避。一旦一个人时,累的感觉会更甚。累的时候,最需要的是静!
累了,就勇敢的承认,不要撑着!不累了,是啥样还是啥样!
张景,陕西省延安市吴起县人,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员,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,延安市作家协会会员,山东兰陵诗社会员,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会员,吴起作家协会理事,《燕京诗刊》签约诗人,一个喜欢寄情山水、充满诗情画意的老师。创作了大量诗歌,部分诗歌和散文在《西安晚报》《华商报》《长江诗歌》《燕京诗刊》《齐鲁诗歌》《兰陵诗刊》《中国魂》《诗中国》《天涯诗刊》《陕西诗歌》《岭南文学》《贵州诗刊》《中国草根》《延安日报》等省内外杂志和报刊上发表,有诗作收入《当代诗歌精选》。出版有诗集《涂抹心灵》。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