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

用鲁迅先生的话拼鸡汤时,别断章取义

近来网上看见一段鸡汤文,移花接木,将鲁迅先生的某段文字放在结尾,曰:
“愿我等中国青年都向上,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;
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;
有一份热,发一分光,
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此后如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。”
身为一个鲁迅先生的读者,我觉得:引用他的话,要引完整。
不然,很容易让人误会鲁迅先生。
鲁迅先生在这里抨击的自暴自弃者,是什么样的人呢?
他所谓的向上,又是什么意思呢?
本段文出自文集《热风》,随感录四十一,是鲁迅先生1919年初的作品。
那文开头提到,有人写匿名信,劝鲁迅先生去数麻石片,鲁迅先生解释:
“大约是没有本领便不必提倡改革,不如去数石片的好的意思”。
对,就是有这类“你行你上啊,不行就别哔哔”的,给鲁迅先生写匿名信。
鲁迅先生要抨击的,就是这类人。
下一段,鲁迅先生嘲讽得更明白:
“凡中国人说一句话,做一件事,倘与传来的积习有若干抵触,须一个斤斗便告成功,才有立足的处所;而且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热。
否则免不了标新立异的罪名,不许说话;或者竟成了大逆不道,为天地所不容。”
对,这类“没本事就别提倡改革,标新立异搞个啥”的反对改革者,才是鲁迅先生认为的“自暴自弃之流”。
鲁迅先生讽刺他们,类比得很刁钻:
“何以从前的古猴子,不都努力变人,却到现在还留着子孙,变把戏给人看。还是那时竟没有一匹想站起来学说人话呢?”
对这类人,鲁迅先生是极尽轻蔑的,觉得不必在意他们:
因为他们没胆:
“几粒石子,任他们暗地里掷来;几滴秽水,任他们从背后泼来就是了。
这还算不到大侮蔑──因为大侮蔑也须有胆力。”
之前的随感录第三十九,鲁迅先生曾嘲讽这类守着旧道理不放的:
“有人总强调:狗有狗道理,鬼有鬼道理,中国与众不同,也自有中国道理。道理各各不同,一味理想,殊堪痛恨。”
鲁迅先生如此嘲讽道:
“从前的经验,是从皇帝脚底下学得;现在与将来的经验,是从皇帝的奴才的脚底下学得。”
鲁迅先生一辈子都在抨击守旧。他后来也有过失望的时刻。
但在1919年这个传奇年份,他怎么会宣传畏缩守旧、独善其身呢?
鲁迅先生自己,可是一直是强调:不要怕标新立异,不要怕触及积习,昂扬向上。
引用鲁迅先生的文字是好事,但把他一向尖锐昂扬的文字,摘去拼鸡汤,就感觉很讽刺了。
在这段话写出来一百零一年之际,请容我将鲁迅先生要嘲讽的、要鼓励的,再理一遍吧;
他针对的自暴自弃者,乃是宣传“没有本领便不必提倡改革”的守旧之辈,在他看来,就是不肯进化的古猴子。
他所谓的向上,就是无视这些家伙:不要怕标新立异,不要怕触及积习。
看清了这些,再读他这段话,感受是不是,就不那么鸡汤了?
——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
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
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