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

尔东升:他不光怼人厉害,更是一个独特的导演

这两天因为一档《演员请就位》的综艺节目,尔东升又火了。作为评委之一,尔东升导演开始前谦虚的对赵薇说着:那些理论的东西我不太懂,等会儿你一定要看住我。
可开场之后,尔导演立马化身为尔怼怼,点评特别干脆、直接,尤其是那些流量男团成员和张大大时,怼得让人极其舒适,尔东升这下子就火了。评论里十条九条都是来看尔东升的。
尔东升一直给我的印像就很神奇,从小看港片长大的我,小时候的古装戏印象最深的就是一部《一代皇后大玉儿》,不是宁静那版,是潘迎紫那版,尔东升在这部剧里扮演深情的多尔衮。
我真没想到,有一天“多尔衮“当导演的水平比他当演员还成功。
而如今,我没想到,他当一档综艺评委所引起的轰动居然上了热搜。
每一个毒舌大佬都曾有一段彪悍人生。
本篇抛开尔导的情史不谈,毕竟情感这块我不在行,而且光情史扒起来也足够洋洋洒洒写一篇了。
只谈尔东升导演从演员到导演的转变历程。
正如尔东升在节目上对倪虹洁所说,他的母亲红薇演了一辈子配角,从很年轻的时候就演人家的妈妈,但却生下了三个演男主的儿子。哥哥秦沛、姜大卫都是邵氏最火时代的古龙武侠剧男一,包括尔东升自己,十几岁入行时,身高、外形都很出众,也是邵氏武侠剧力捧的小生。
秦沛
姜大卫
尔东升
只不过,尔东升出道不久之后,邵氏的武侠剧已经开始了没落之路。在邵氏如日中天的时候,成龙这一挂的外形直接被邵氏和古龙本人拒绝彻底,认为他演不了男一。虽然外形上比不了那些英俊的武侠小生,但此后成龙倒是为自己又打开了另一条搞怪搞笑的动作片路线。
风水轮流传,到了八十年代末,邵氏的武侠片就不行了,既干不过成龙,也干不过徐克。在邵氏停拍之后,成龙的功夫喜剧路线倒是路越走越宽。
由此可见,红不红关乎运气,也跟自己能不能把握住潮流和大势有关。
1981年,24岁的尔东升写了一个剧本,由哥哥姜大卫执导,三兄弟齐上阵,又拉上曾志伟、卫子云,将楚留香系列、小李飞刀好一通恶搞和魔改,配乐也神,尤其最后一句台词“临时演员”简直神来之笔,这部恶搞的喜剧至少领先当年十年以上,所以被很多人誉为是无厘头的开山老祖。
24岁的尔东升,想象力天马行空,反传统、反权威、反套路,当时他的年纪和今天参加综艺的陈宥维差不多大。
直到1986年的尔东升正式成为导演,执导了自己第一部作品《癫佬正传》,处女作就是沉重的社会题材,在开拍前八九个月,尔东升阅读了大量的资料,访问社工,接触个案,了解当年香港精神病患者的真实处境,可以说很多台词和对白就是在走访真实案例的过程中得来的。
尔东升曾称自己可以做一个好记者,他创作剧本的方法本身就像是调查记者。深入到某个群体的生活里,收集尽可能多的案例,最终提炼出一个故事主线,以类型片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。
这种调查记者式创作,常有震撼人心的效果,因为大量的故事甚至对白,本身就来自真实的事件和人物。但这种真实的素材,他还要再重新加工、组织,最终以商业片的形式呈现。
因此,尔东升的作品虽然并不是纪录片,但常常会有种现实的沉重感。
第一部《癫佬正传》就让自己家哥哥秦沛拿到了金像奖最佳男配。而这部戏里年轻的梁朝伟扮演一个精神病患者狗仔。
第二部《人民英雄》让梁朝伟同样也拿到了金像奖最佳男配。
所以尔东升说陈宥维,你再帅有梁朝伟帅吗?他确实有资格说这话,因为人家拍过鲜肉时期的梁朝伟,在梁朝伟拿到金像奖男配时,年纪不过和陈宥维一样大,见识过影帝年轻时的光彩,自然知道两者之间差距会有多大。
再后来的《新不了情》捧出了袁咏仪这个新人影后。
《忘不了》让张柏芝拿到了金像奖最佳女主。
《旺角黑夜》他拿到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,也让所有人见识到了最美的柏芝最帅的彦祖,不仅有神仙颜值,更有好的演技。
尔导有没有拍过烂片?当然也是有的。
现在回过头来去看2016年,真是烂片频出的一年。
这一年,大资本进场,香港导演北上,部部号称大制作,名导执演,合作拍片,可烂片一部接一部。
其中也包括尔导的《三少爷的剑》,豆瓣评分4.6.
尔导自己倒也坦诚,说前些年跑内地拍《大魔术师》、《枪王之王》图什么?不就图多赚点钱吗?
他是一个务实的人,当邵氏的武侠片不行的时候,他转行做了导演,当香港电影的市场越来越萎缩的时候,他也开始北上,在内地设立工作室。但内地的审查又和香港完全不同,很多题材受到限制并不能拍,所以为了过审的便利,在那几年,很多香港导演都盯上了古装题材,这样便于过审。
他谈起电影,很少说情怀和热爱,更像是一个行走的数据库,各种数据烂熟于心。他对于亚太市场,美国市场和内地市场的数据全都了然于心。他曾说过,在《旺角黑夜》之后,他有想过再拍一部更加黑暗的电影,他找施南生算票房,施小姐一天之内给他打了3通电话,票房从1200万到1100万再到900万。最终,他知道,这个不可能做下去了。
他对于内地市场的受众划分也很了解,从小镇青年到北上广深的白领,对内地每年七八百万的大学毕业生,还有七百多万的中专生的就业压力也曾认真考察过,他明白中国人口众多,贫富差距大,受教育的差异很大,人们竞争也很激烈。
每一个小人物,都有自己的奋斗故事。
所以,他拍了《我是路人甲》。
《路人甲》里真的有一位路人甲,叫做覃培军。导演问他们每个人,你觉得你能成功吗?有一些人怀疑,有一些说不知道,有一些人说我必须要成功,到了覃培军的时候,他说我已经成功了。他4岁的时候母亲去世,7岁的时候父亲去世,十岁之前自己在山上捡草药卖到村子里还钱,十四五岁开始下矿挖煤。他说我过过那样的生活,现在能活在太阳下,就是已经成功了。
这样真实的故事本身就非常能打动人。
尔东升是一位经历过岁月洗练的导演,他经历过武侠片的黄金时代,也见证过香港电影的传奇和没落,也经历过内地票房市场的崛起,在岁月的变迁里,他一直在寻找着机会,为自己创造着机会。当演员不行了,就转行做导演,黑帮片杜琪峰拍的最好,那又怎样呢,我有我的特色。当香港市场一直萎缩时,那就北上,到内地来寻找机会。
他是入世的,更是务实的,而这一切都是在有大量数据的调研和支持下,让他对市场有着特有的敏感度,保持着理性和笃定。
他和王晶都曾炮轰过金像奖的评审机制有问题,2012年王晶还在开炮,而尔东升倒是2015年担任了金像奖的主席。今年的金像奖,也是由尔东升在线上公布获奖者。
所以,当倪虹洁在说自己接不到角色,都是演别人的妈妈时,尔东升导演说的那句话:那你不如像我这样,自己去给自己找一些机会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相信尔导是真诚的,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过来的。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